红楼幽梦百科

广告

王熙凤是怎么死的?

2012-01-06 15:33:37 本文行家:蓉姐

关于王熙凤的结局,在判词里是很模糊的,所谓“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似乎只是在说王熙凤的结局也是很悲惨的,她的丈夫贾琏虽然一开始对她言听计从,但后来发展到明目张胆的使唤最后终于休了她,人木者,休也。至于“哭向金陵事更哀”,就变得语焉不详了,并没有明确叙述王熙凤的最终结局。

王熙凤王熙凤


关于王熙凤的结局,在判词里是很模糊的,所谓“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似乎只是在说王熙凤的结局也是很悲惨的,她的丈夫贾琏虽然一开始对她言听计从,但后来发展到明目张胆的使唤最后终于休了她,人木者,休也。至于“哭向金陵事更哀”,就变得语焉不详了,并没有明确叙述王熙凤的最终结局。

而根据脂砚斋的批语透露,贾府“事败”,王熙凤曾落入“狱神庙”,后短命而死。但至于王熙凤因何入狱?因何而死?则也没有明确叙述。

好在,《红楼梦》前八十回关于王熙凤的描写非常详尽,通过分析,我们是可以揭示出王熙凤死亡的真相的。

首先,王熙凤是因妨碍司法公正、收受贿赂以及杀人未遂等罪而与贾珍贾蓉等人成为贾府“事败”的元凶而被捕入狱的。

确切的说,贾府因为“事败”而被捕入狱的女性就只有王熙凤一人。王熙凤所干的坏事,如我在拙文《王熙凤都干过那些坏事?》里所说的,主要是:1、受铁槛寺老尼所托,假贾琏之名,干预张金哥、守备之子与李衙内的婚姻纠纷,逼迫守备退婚,导致张金哥和守备之子相继自杀身亡;2、在折磨尤二姐的过程中,唆使尤二姐原未婚夫张华状告贾琏贾珍贾蓉,后又指使旺儿杀张华以灭口未遂;3、收受铁槛寺老尼行贿的三千两银子。这些事情,随着后四十回情节的发展,在忠顺亲王府的操纵下,守备、张华以及旺儿等人相继出来告状,不仅是贾府“失德”的证据,也是王熙凤犯罪的铁证,王熙凤落入“狱神庙”,几乎是手到擒来。

其次,王熙凤因虐待尤二姐致死导致贾琏与之恩断义绝并最终休妻。

我们知道,王熙凤为致尤二姐于死地,不仅唆使尤二姐的原未婚夫张华状告自己的丈夫贾琏以及叔侄贾珍贾蓉,而且雇用庸医用虎狼之药致使尤二姐打下了腹中已经成型的男孩,最终导致了尤二姐吞金自杀。此事做得过于狠毒,其实已经被贾琏贾蓉等有所察觉。

小说第六十九回,写尤二姐死后,贾琏搂着尤二姐的尸首大哭,说“都是我坑了你”。“贾蓉指大观园的界墙,贾琏会意,只悄悄跌脚说:‘我忽略了,终久对出来,我替你报仇。’”这句话,其实已经埋下伏笔,也就是说,在后四十回,只要王熙凤折磨尤二姐致死的事情一旦败露,贾琏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为了报复,王熙凤竟然唆使张华状告自己的丈夫,这是作为丈夫的贾琏无论如何不能原谅的,再加上王熙凤获罪入狱,贾琏休她也是水到渠成。

然而,在我看来,这些事情,虽然会对王熙凤造成毁灭性打击,但却未必会导致王熙凤之死。因为,王熙凤在这个世界还有牵挂,那就是她非常疼爱的女儿巧姐。而且以王熙凤的坚强来看,她也不会甘心就死。那么,到底是什么导致她最终死于狱中的呢?这就是:

第三,王熙凤因小产和操劳过度患有严重的“血崩之症”。而这才是导致她最终死于狱中的最直接的原因。

小说中关于王熙凤患有习惯性流产、月经不调等“血崩之症”的描写是非常连贯而清晰的,这说明曹雪芹已经在为凤姐之死作铺垫了,而这些铺垫是在小说四十回以后逐渐清晰起来的。小说第五十五回说道:

刚将年事忙过,凤姐儿便小月了,在家一月,不能理事,天天两三个太医用药。凤姐儿自恃强壮,虽不出门,然筹画计算,想起什么事来,便命平儿去回王夫人,任人谏劝,他只不听。王夫人便觉失了膀臂,一人能有许多的精神?凡有了大事,自己主张,将家中琐碎之事,一应都暂令李纨协理.李纨是个尚德不尚才的,未免逞纵了下人。王夫人便命探春合同李纨裁处,只说过了一月,凤姐将息好了,仍交与他。谁知凤姐禀赋气血不足,兼年幼不知保养,平生争强斗智,心力更亏,故虽系小月,竟着实亏虚下来,一月之后,复添了下红之症。他虽不肯说出来,众人看他面目黄瘦,便知失于调养。王夫人只令他好生服药调养,不令他操心。他自己也怕成了大症,遗笑于人,便想偷空调养,恨不得一时复旧如常。谁知一直服药调养到八九月间,才渐渐的起复过来,下红也渐渐止了。此是后话。

这说明王熙凤因为过于操劳而流产了,而且由于过于要强,得了“下红之症”,通俗的讲,就是月经不干净,这是“血崩之症”的前兆。

而第六十一回则由平儿的口说出:

“何苦来操这心!‘得放手时须放手’,什么大不了的事,乐得不施恩呢。依我说,纵在这屋里操上一百分的心,终久咱们是那边屋里去的。没的结些小人仇恨,使人含怨。况且自己又三灾八难的,好容易怀了一个哥儿,到了六七个月还掉了,焉知不是素日操劳太过,气恼伤着的。如今乘早儿见一半不见一半的,也倒罢了。”

原来,王熙凤曾经怀过一个男孩但可惜流产了,这说明自从上次落下病根之后,王熙凤很可能还有习惯性流产的病症。

第六十四回则写为贾敬送葬时,“凤姐因未曾甚好,亦未去。”

到七十二回则写了一段鸳鸯和平儿的对话,描写了王熙凤病情的加重:

鸳鸯因悄问:“你奶奶这两日是怎么了?我看他懒懒的。”平儿见问,因房内无人,便叹道:“他这懒懒的也不止今日了,这有一月之前便是这样.又兼这几日忙乱了几天,又受了些闲气,从新又勾起来.这两日比先又添了些病,所以支持不住,便露出马脚来了。”鸳鸯忙道:“既这样,怎么不早请大夫来治?”平儿叹道:“我的姐姐,你还不知道他的脾气的.别说请大夫来吃药。我看不过,白问了一声身上觉怎么样,他就动了气,反说我咒他病了。饶这样,天天还是察三访四,自己再不肯看破些且养身子。”鸳鸯道:“虽然如此,到底该请大夫来瞧瞧是什么病,也都好放心。”平儿道:“我的姐姐,说起病来,据我看也不是什么小症候。”鸳鸯忙道:“是什么病呢?”平儿见问,又往前凑了一凑,向耳边说道:“只从上月行了经之后,这一个月竟沥沥淅淅的没有止住。这可是大病不是?”鸳鸯听了,忙答道:“嗳哟!依你这话,这可不成了血山崩了。”

所谓“血山崩”,就是“血崩之症”了。这里再一次交待,由于王熙凤过于操劳,病情已经由流产导致的月经不干净发展成为“血崩之症”了。而到第七十四回,则写王熙凤因为被王夫人指令参与查抄大观园而再一次病情加重:“谁知到夜里又连起来几次,下面淋血不止。至次日,便觉身体十分软弱,起来发晕,遂撑不住。”

这已经非常明显的在告诉读者,王熙凤的“血崩之症”已经形成,一旦过于操劳或者生气,马上就会发作,而通过鸳鸯和平儿谈论此事的焦虑和恐惧来看,似乎已经在预示着王熙凤终将受此病拖累的未来命运了。

而到第七十七回则写道:“凤姐病已比先减了,虽未大愈,可以出入行走得了,仍命大夫每日诊脉服药,又开了丸药方子来配调经养荣丸。”

这“未大愈”之语,已经在为后四十回凤姐因为被休、入狱而导致“血崩之症”爆发埋下了伏笔。

    由此种种,我们完全可以想见,一世强人王熙凤的结局是相当凄惨的,身陷牢狱,遭到丈夫的抛弃,得不到女儿巧姐的任何消息,又羞又气又急,那致命的“血山崩”焉能不爆发?纵使她还有牵挂的女儿,她瘦弱的身子也支撑不住了。这个美丽果敢而且铁腕的女强人,终于在寒冷的“狱神庙”,在一点一滴的流血中撒手人寰!令人可悲可叹!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蓉姐黑龙江省人,大专毕业。多年从事体育方面工作,喜欢徒步,追求健康快乐的生活,是市内徙步组织主要管理者。喜欢读书,热爱体育,现为某网站编辑、记者。 从九月中旬开始,本站点文章与图片均为原创,私人照片请勿转载,谢谢!

分类

行家更新